财经高参企业真的会向西部和东南亚转移吗?(一)-名记-齐鲁晚报网

尊龙d88注册

2018-10-08

这年头,制造业的日子不好过。

当然,难做的企业各有各的难处,但总结起来,无外乎几大点:(环保)压力大,(金融、人力、要素、税负)成本高此时,不少声音提出,要警惕我国制造业大批向东南亚流出。

同时,应该鼓励东部沿海地区的制造业往中西部迁徙,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让企业在中西部扎根,既不影响GDP,又带动了中西部地区发展,岂不美哉?不过这几天,歪歪通过和几位东部沿海省份制造业老板交流,发现了一个问题。 树挪死人挪活,似乎并不适用于企业。

更多的企业不会通过选择搬家来续命,换句话说,对于很多制造业企业来说,不搬家或许只是日子慢慢难过,而贸然搬家,就约等于自寻死路。 未来几天,歪歪将会通过连载的形式,陆续把几位老板的感触分享给大家。

目的就是让大家明白,开厂子并不是想当然的简单活。 第一个案例,歪歪采访的是山东省某汽车零部件企业老板,他麾下员工30余人,年销售额3000万元左右。

山东是我国汽车产业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,不仅有成熟的整车生产体系,还有漫长庞大的零部件产业。 而杨老板的厂子,就是汽车产业漫长链条中的一环负责给整车生产汽车内饰。

杨老板工厂原料是塑料,具体来说是聚丙烯(PP)。 他们的工人需要利用机械,按照订单图纸把原材料加工成各种形状,然后供应给山东本地的几家大型整车工厂。

2009年是杨老板生意最好的时候,无论是山东省内还是上海、安徽,订单雪花一样地飘来。

基本上都是卡车、客车,甚至还有挖掘机。

工人们加班加点地干,因为能多拿钱,他们也高兴。 那个时候,他一年卖出2000万左右的货,各种成本扣除,再留够技改、换新设备的钱,交给自己老婆的还有百万左右。

不过今年,杨老板明显感觉日子不舒服。 各种成本都在涨,20岁的工人,给他一月4000都不干。

为了应付环保督查,他又新上了一批设备。 再加上原材料的上涨,今年就算保持和去年一样的订单,我也留不下几个钱。 杨老板算了算,明年春节,他自己留给家里的也就十来万。 多亏厂房的租期还有几年,政府不涨价,要不然真的不好干。

诸多成本中,上涨最明显的是人力成本。

杨老板直言,之前他也在税收方面钻过空子。 后来征管力度加强,他再想动歪脑筋是不可能了。

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子:1、机器换人。 2、把厂子迁到偏远地方去。 机器换人,杨老板想了很久,但始终下不了决心。

我们的客户曾经带我们去美国和意大利看过,同样都是一样的产品,工厂里基本上见不到人。 不过设备实在是太贵了,他算了算,如果把所有的生产线全部换成自动化的,基本上1个亿就出去了。 哪怕换一套,也得2千万。 银行贷款是不大可能贷到的,自有资金又没有,只能指望申请政府补贴,不过有这种需求的企业太多,政府也不好全部帮。

而至于转移到其他地方,杨老板自己也考察过,不过转了一圈,他依然觉着山东是他唯一能呆下去的地方。 人力资本涨得很高,山东的年轻人要工资也不少,但如果我搬去了中西部,情况完全不一样。

杨老板说,按照一年3000万的销售额来算,人力成本会占到9-12%,剩下的成本,主要是原材料、水电暖及物流等费用。 我们的PP材料从供货商运到我们厂区,几乎是包邮的,因为相隔就是几十公里。 我们的成品运到省内客户那里,运费也是非常低廉。 杨老板说,对于他们这种严重依赖上下游产业的企业来说,人工成本远远不如物流成本实在。 他曾经考察过把工厂搬到安徽,是因为安徽也是汽车产业大省,但他发现,人力成本降了10%左右,但那里没有合适的生产PP材料的化工企业。

如果再往西部迁徙,距离市场就又太远。

一集装箱的货,从山西、陕西到山东,走汽车运输就要七八千的运费,实在太难承担了。 至于地价和环保因素,到了这个时候反倒已经不在考虑范围内了。 西部地区的地和电都便宜,但自然条件也相对恶劣,空调、暖气这些都要考虑进去,综合算下来也省不下来多少。

环保?现在可能不严,过两年谁知道呢?更关键的是,哪怕是在人力方面,杨老板发现,在山东,只要提高工资,还是会有大把的年轻人来报名的。

但是在西部,真的会面临找不到工人的问题。 就别提技术工人愿不愿意去西部,就算是普通30岁以下的工人,一个县城里感觉也没多少。 而在山东,随便一个县城,都会有大把从技校或者中专毕业的学生。

曾经有个甘肃的小伙子在我厂子里打工,我给他开4500工资,他干得挺高兴。 我问他,如果我在你老家开厂,一个月给你多少你愿意?他说至少4000吧。

杨老板很惊奇,问那里的物价是山东一半,房价是1/3,你凭什么还要4000的工资?小伙子说,我在山东拿4500,每个月能往家里寄3000块钱。 如果我在老家,你给我开3000多块钱工资,我拿什么往家里寄?这个小伙子其实代表了广大在东部沿海打工的年轻人。

他们面对高涨的房价,早已经失去了感觉。 他们背井离乡来到东部,就是为了每个月往家里多寄1000块钱。

而城市白领眼中的离家近,对于他们来说远远没有那一千块钱来得实在。

杨老板的工厂,是典型的依托于成熟产业链的企业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企业最大的资源是成熟的供应链和销售渠道,一旦离开,则意味着放弃了多年的深耕。 因为这些年企业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,本身就是得益于整个产业链的发展。 就如同一滴海水,离开了大海,等待它的只有干涸。

只不过,在大势面前,这种企业能感受到的,只有深深的无力。 (记者高寒)。